欢迎访问入途国学网,www.rooto.cn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诗词 > 先秦诗歌 > 毛诗正义

卷七 七之一〔国风〕

作者:laoshi来源:入途文学网发表于:2021-08-19 13:43:22阅读:414
◎陈风·宛丘 诂训传 第十二
 
  〔陆曰:陈者,胡公妫满之所封也。其先虞舜之胄有虞遏父者,为周陶正。武王赖其器用,与其神明之后,故妻以元女。其子满乃封於陈,以备三恪。其地宓牺之墟,在古豫州之界,宛丘之侧。〕
 
  陈谱

  陈者,大皞虙戏氏之墟。〔〇正义曰:昭十七年《左传》:“梓慎曰:‘陈者,大皞之墟也。’”《汉书·地理志》云:“淮阳,古陈国。舜后胡公所封也。”大皞又号虙戏,故连言之。虙戏即伏牺,字异音义同也。〕

  帝舜之胄有虞阏父者,为周武王陶正。武王赖其利器用,与其神明之后,封其子妫满於陈,都於宛丘之侧,是曰陈胡公,以备三恪。妻以元女太姬。〔〇 正义曰:襄二十五年《左传》称子产曰:“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与其神明之后,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以备三恪。” 是郑所据之文也。传言为周陶正,知武王者,《乐记》云:“武王克殷,未及下车,封帝舜之后於陈。”则胡公是武王封之。大姬又武王之女,故知是武王也。《世 家》云:“陈胡公满者,虞舜之后也。昔舜为庶人,居於妫汭,其后因姓妫氏。舜既传禹天下,舜子商均为封国。夏后氏之时,或失或续。至周武王克殷,乃复求舜 后,得满,封之於陈,以奉舜祀,是为胡公。”是胡公姓妫名满也。昭八年《左传》史赵云:“胡公不淫,故周赐之姓,使祀虞帝。”则胡公姓妫,武王所赐。《陈 世家》以为胡公之前己姓妫者,非也。哀元年《左传》称夏后氏少康“逃奔有虞,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虞思在胡公之前,仍为姚姓,明是胡公始姓妫耳。何知胡 公非阏父之身,而知是其子者,以传言虞阏父以虞为号,不为陈也。以元女大姬配胡公,不言配阏父,明胡公非阏父也。故杜预亦云:“胡公,阏父之子。”不封阏 父,而封其子者,盖当时阏父已丧故也。恪者,敬也,王者敬先代,封其后。郑《駮异义》云:“三恪尊於诸侯,卑於二王之后。”则杞、宋以外,别有三恪,谓黄 帝、尧、舜之后也。唯杜预云周封夏、殷二王后,又封舜后,谓之恪,并二王之后为三国,其礼转降,示敬而已,故三恪以为陈与杞、宋共为三。案《乐记》云: “武王未及下车,封黄帝之后於蓟,封帝尧之后於祝,封帝舜之后於陈。下车乃封夏后氏之后於杞,投殷之后於宋。”明陈与蓟、祝共为三恪,杞、宋别为二王之后 矣。〕其封域在《禹贡》豫州之东,其地广平,无名山大泽,西望外方,东不及明〈音孟〉猪。〔〇 正义曰:《禹贡》豫州云:“导菏泽,被盟猪。”又曰:“熊耳、外方,至于陪尾。”注云:“属豫州。”然则外方、明猪皆豫州之地。案《地理志》外方即嵩高山 也。明猪在梁国雎阳县东北。检郑居桧地,在外方之北,外方属郑。宋都雎阳,在明猪西南,明猪属宋也。故《桧谱》云“在豫州外方之北”,《商谱》称宋“西及 豫州明猪之野”。是陈境不及外方、明猪,故无名山大泽。明猪犹属豫州,陈在明猪之西,则是豫州境内。明猪,《尚书》作盟猪,即《左传》称“孟诸之麋”, 《尔雅》云“宋有孟诸”是也。但声讹字变耳。〕
 
  大姬无子,好巫觋祷祈鬼神歌舞之乐,民俗化而为之。〔〇正义曰:《地理志》云:“周武王封妫满于 陈,是为胡公,妻以元女大姬。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巫,故其俗好巫鬼者也。”诗称击鼓於宛丘之上,婆娑於枌栩之下,是有大姬歌舞之遗风也。《志》又云“妇 人尊贵,好祭祀”,不言无子。郑知无子者,以其好巫好祭,明为无子祷求,故言无子。若大姬无子,而《左传》子产云:“我周之自出。”杜预曰:“陈,周之出 者。”盖大姬於后生子。以祷而得子,故弥信巫觋也。《楚语》云:“在女曰巫。在男曰觋。”巫是总名,故《汉书》唯言好巫。〕
 
  五世至幽公,当厉王时,政衰,大夫淫荒,所为无度,国人伤而刺之,陈之变风作矣。〔〇正义曰: 《世家》云:“胡公卒,子申公犀侯立。卒,弟相公皋羊立。卒,申公子突立,是为孝公。卒,子慎公圉戎立。卒,子幽公宁立。”除相公一,及馀父子相生为五世 也。《世家》又云:“幽公十二年,周厉王奔于彘。”是当周厉王时也。《宛丘》刺幽公淫荒昏乱,是政衰也。《东门之枌》云:“子仲之子,婆娑其下。”传曰 “子仲,陈大夫氏。”是大夫淫荒也。此二篇皆刺幽公,故云国人伤而刺之也。《世家》又云:“幽公卒,子僖公孝立。卒,子武公灵立。卒,子夷公说立。卒,弟 平公彘立。卒,子文公圉立。卒,长子桓公鲍立。三十八年,卒,弟佗,其母蔡女,故蔡人为佗杀五父及桓公大子免而立佗,是为厉公。厉公娶蔡女,数如蔡淫。七 年,大子免之三弟,长者名跃,中曰林,少曰杵臼,共令蔡人诱厉公以好女,与蔡人共杀厉公而立跃,是为利公。利公者,桓公子也。利公立五月卒,立中弟林,是 为庄公。七年卒,立少弟杵臼,是为宣公。四十五年,卒,子款立,是为穆公。十六年,卒,子共公朔立。十八年,卒,子灵公平国立。”此《世家》所言君次也。 案《春秋》桓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陈侯鲍卒”,《左传》曰:“再赴也。於是陈乱,文公子佗杀大子免而代之。”则是佗自杀免,非蔡人为佗杀免也。桓六 年经云:“蔡人杀陈佗。”庄二十二年传曰:“陈厉公,蔡出也,故蔡人杀五父而立之。”经云“蔡人杀陈佗”,传言“蔡人杀五父”,则五父与佗一人,不得云为 佗杀五父也。六年杀佗,十二年陈侯跃卒,则厉公即是跃。跃既为厉公,则无复利公矣。马迁既误以佗为厉公,又妄称跃为利公。检《春秋》世次,不得有利公也。 迁盖见《公羊传》云“陈佗淫於蔡人,蔡人杀之”,因傅会为说,云“诱以好女而杀之”。案蔡人杀佗在桓六年,《世家》言佗死,而跃立五月而卒,然则跃亦以桓 六年卒矣。而《春秋》之经跃卒在桓十二年,距佗之死非徒五月,皆《史记》之谬也。其诗《宛丘》、《东门之枌》序云幽公,为幽公诗矣。《衡门》云“诱僖 公”,《东门之池》、《东门之杨》从上明之,亦僖公诗也。《墓门》刺陈佗,陈佗诗也。《防有鹊巢》云宣公,《月出》亦从上明之,亦为宣公诗也。《株林》、 《泽陂》序云灵公,为灵公诗也。郑於左方中皆以此而知也。〕

 
  《宛丘》,刺幽公也。淫荒昏乱,游荡无度焉。〔〇宛丘,怨阮反。《尔雅》云:“宛中,宛丘。”郭云:“中央隆高。”〕
 
  【疏】“《宛丘》三章,章四句”至“无度焉”。〇正义曰:淫荒,谓耽於女色。昏乱,谓废其政事。游荡无度,谓出入不时,声乐不倦,游戏放荡,无复节度 也。游荡,自是翱翔戏乐,非独淫於妇人,但好声好色俱是荒废,故以淫荒总之。毛以此序所言是幽公之恶,经之所陈是大夫之事,由君身为此恶,化之使然,故举 大夫之恶以刺君。郑以经之所陈,即是幽公之恶,经、序相符也。首章言其信有淫情,威仪无法,是淫荒也。下二章言其击鼓持羽,冬夏不息,是无度。无度者,谓 无复时节度量。《宾之初筵序》云“饮酒无度”,与此同。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传:子,大夫也。汤,荡也。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笺云:子者,斥幽公也,游荡无所不为。〇汤,他郎反,旧他浪反。〕洵有情兮,而无望兮。〔传:洵,信也。笺云:此君信有淫荒之情,其威仪无可观望而则傚。〇洵音荀。傚,户教反。〕
 
  【疏】“子之”至“望兮”。〇毛以为,子大夫之游荡兮,在於彼宛丘之上兮。此人信有淫荒之情兮,其威仪无可观望兮。大夫当朝夕恪勤助君治国,而游荡高 丘,荒废政事,此由幽公化之使然,故举之以刺幽公也。〇郑以为“子者斥幽公”为异,其义则同。〇传:“子大”至“宛丘”。〇正义曰:传以下篇说大夫淫乱, 此与相类,则亦是大夫。但大夫称子,是其常称,故以子为大夫。序云“游荡”,经言“汤兮”,故知汤为荡也。《释丘》云:“宛中,宛丘。”言其中央宛宛然, 是为四方高,中央下也。郭璞曰:“宛丘,谓中央隆峻,状如负一丘矣。”为丘之宛中,中央高峻,与此传正反。案《尔雅》上文备说丘形有左高、右高、前高、后 高,若此宛丘中央隆峻,言中央高矣,何以变言宛中?明毛传是也,故李巡、孙炎皆云“中央下”,取此传为说。〇笺:“子者”至“不为”。〇正义曰:笺以下篇 刺大夫淫荒,序云“疾乱”,此序主刺幽公,则经之所陈,皆幽公之事,不宜以为大夫。隐四年《公羊传》公子翚谓隐公曰“百姓安子,诸侯说子”,则诸侯之臣亦 呼君曰子。《山有枢》云“子有衣裳”,“子有车马”,子者斤昭公,明此子止斥幽公,故易传也。云“无所不为”,言其戏乐之事,幽公事事皆为也。〇传: “洵,信”。〇正义曰:《释诂》文。
 
  坎其击鼓,宛丘之下。〔传:坎坎,击鼓声。〇坎,苦感反。〕无冬无夏,值其鹭羽。〔传:值,持也。鹭鸟之羽,可以为翳。笺云:翳,舞者所持以指麾。〕
 
  【疏】“坎其”至“鹭羽”。〇毛以为,坎坎然为声者,其是大夫击鼓之声,在於宛丘之下,无问冬,无问夏,常持其鹭鸟羽翳身而舞也。鼓舞戏乐,当有时 节,今幽公化之,大夫游荡,无复节度,故举以刺公也。〇郑以“刺幽公”为异,其文义同。〇传:“值持”至“为翳”。〇正义曰:鹭羽,执持之物,故以值为 持。鹭鸟之羽,可以为舞者之翳,故持之也。《释鸟》云:“鹭,舂鉏。”郭璞曰:“白鹭也。头翅背上皆有长翰毛,今江东人取以为睫摛,名之曰白鹭俊?rdquo;陆机 云:“鹭,水鸟也,好而洁白,故谓之白鸟。齐、鲁之间谓之舂鉏,辽东乐浪吴杨人皆谓之白鹭。青脚,高尺七八寸,尾如鹰尾,喙长三寸,头上有毛十数枚,长尺 馀,毵毵然与众毛异好,欲取鱼时则弭之。今吴人亦养焉。楚威王时,有朱鹭合沓飞翔而来舞。则复有赤者,旧鼓吹朱鹭曲是也。然则鸟名白鹭,赤者少耳。”此舞 所持,持其白羽也。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传:盎谓之缶。〇缶,方有反。盎,乌浪反。〕
 
  【疏】传“盎谓之缶”。〇正义曰:《释器》文。孙炎曰:“缶,瓦器。”郭璞曰:“盎,盆也。”此云“击缶”,则缶是乐器。《易·离卦》“九三,不鼓缶 而歌,则大耋之嗟。”注云:“艮爻也,位近丑,丑上值弁星,弁星似缶。诗云‘坎其击缶’。”则乐器亦有缶。又《史记》蔺相如使秦王鼓缶。是乐器为缶也。案 《坎卦》“六四,樽酒簋弍,用缶。”注云:“爻辰在丑,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斗上有建星,建星之形似簋。弍,副也。建星上有弁星,弁星之形又如缶。天子 大臣以王命出会诸侯,主国尊於簋,副设玄酒以缶。”则缶又是酒器也。《比卦》初六爻“有孚盈缶”,注云:“爻辰在未,上值东井,井之水人所汲,用缶。缶汲 器。”襄九年宋灾,《左传》曰:“具绠缶,备水器。”则缶是汲水之器。然则缶是瓦器,可以节乐,若今击瓯。又可以盛水、盛酒,即今之瓦盆也。
 
  无冬无夏,值其鹭翿。〔传:翿,翳也。〇翿音导,又音陶。〕
 
  【疏】传“翿,翳”。〇正义曰:《释言》文。郭璞曰:“舞者所以自蔽翳。”彼翿作“纛”,音义同。
 
  《宛丘》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枌》,疾乱也。幽公淫荒,风化之所行,男女弃其旧业,亟会於道路,歌舞於市井尔。〔〇枌,符云反。亟,欺冀反。〕
 
  【疏】“《东门之枌》三章,章四句”至“井尔”。〇正义曰:男弃其业,子仲之子是也。女弃其业,不绩其麻是也。会於道路者,首章上二句是也。歌舞於市 井者,婆娑是也。经先言歌舞之处,然后责其弃业。序以弃业而后敖游,故先言弃业,所以经、序倒也。此实歌舞於市,而谓之市井者,《白虎通》云:“因井为 市,故曰市井。”应劭《风俗通》云:“市,恃也。养赡老少,恃以不匮也。俗说市井,谓至市者当於井上洗濯其物香洁,及自严饰,乃到市也。谨案:古者二十亩 为一井,因为市交易,故称市井。”然则由本井田之中交易为市,故国都之市亦因名市井。案礼制九夫为井,应劭二十亩为井者,劭依《汉书·食货志》一井八家, 家有私田百亩,公田十亩,馀二十亩以为井灶庐舍。据其交易之处在庐舍,故言二十亩耳。因井为市,或如劭言。三章皆述淫乱之事。首章独言男婆娑於枌栩之下。 下二章上二句言女子候善明之日,从男子於会处,下二句陈男女相说之辞。明歌舞之处,皆男女相从,故男女互见之。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传:枌,白榆也。栩,杼也。国之交会,男女之所聚。〇栩,况浦反。杼,常与反,《说文》丈与反。〕
 
  【疏】传“枌白”至“所聚”。〇正义曰:《释木》云:“榆白,枌。”孙炎曰:“榆白者,名枌。”郭璞曰:“枌,榆,先生叶卻著荚,皮色白。”是枌为白榆也。“栩,杼”,《释木》文。序云:“亟会於道路。”知此二木是国之道路交会,男女所聚之处也。
 
  子仲之子,婆娑其下。〔传:子仲,陈大夫氏。婆娑,舞也。笺云:之子,男子也。〇婆,步波反,《说文》作“媻”,音同。娑,桑何反。〕
 
  【疏】传“子仲”至“舞也”。〇正义曰:知子仲是陈大夫氏者,以其风俗之败,自上行之。今此所刺,宜刺在位之人,若是庶人,不足显其名氏。此云“子仲 之子”,犹云“彼留之子”。举氏姓言之,明子仲是大夫之氏姓也。《公羊传》:“孙以王父字为氏。”此人上祖必有字子仲者,故氏子仲也。云“婆娑,舞也” 《释训》文。李巡曰:“婆娑,盘辟舞也。”孙炎曰:“舞者之容婆娑然。”〇笺:“之子,男子”。〇正义曰:序云男女弃业,则经之所陈,有男有女。下云绩 麻,是女,知此之子是男子也。定本云“之子,是子也”。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穀,善也。原,大夫氏。笺云:旦,明。于,曰。差,择也。朝日善明曰相择矣,以南方原氏之女可以为上处。〇旦,郑音旦,本亦作 “且”,王七也反,苟且也;徐子馀反。差,郑初佳反,王音嗟,《韩诗》作“嗟”,徐七何反。沈云:“毛意不作嗟。”案毛无改字,宜从郑读。曰相,音越,下 “曰往矣”同。)
 
  不绩其麻,市也婆娑。〔笺云:绩麻者,妇人之事也,疾其今不为。〕
 
  【疏】“穀旦”至“婆娑”。〇正义曰:言陈国男女弃其事业,候良辰美景而歌舞淫泆。见朝日善明,无阴云风雨,则曰可以相择而行乐矣。彼南方之原氏有美 女,国中之最上处可以从之也。男既如是,彼原氏之女即不复绩麻於市也,与男子聚会,婆娑而舞,是其可疾之甚。〇传:“穀,善也。原,大夫氏”。〇正义曰: “穀,善”,《释诂》文也。〇《春秋》庄二十七年,“季友如陈,葬原仲”。是陈有大夫姓原氏也。〇笺:“旦明”至“上处”。〇正义曰:旦谓早朝,故为明 也。《释诂》云:“于、曰,於也。”故于得为曰。“差,择”,《释诂》文。佚游戏乐不宜风、昏,故见朝日善明乃云相择,刺其以美景废业,故举之也。发意相 择,则是男子择女,故知南方原氏之女可以为上处。上处者,言是一国最上之处也。
 
  穀旦于逝,越以鬷迈。〔逝,往。鬷,数。迈,行也。笺云:越,於。鬷,总也。朝旦善明曰往矣,谓之所会处也,於是以总行,欲男女合行。〇騣,子公反。处,昌虑反。〕视尔如荍,贻我握椒。〔荍,芘芣也。椒,芬香也。笺云:男女交会而相说,曰我视女之颜色美如芘芣之华然,女乃遗我一握之椒,交情好也。此本淫乱之所由。〇荍,祁饶反,郭云:“荆葵也。”芘音毗,又芳耳反。芣音浮,又芳九反。说音悦。遗,唯季反。好,呼报反。〕
 
  【疏】“穀旦”至“握椒”。〇毛以为,陈之女人见美景而说曰:朝日善明,曰可以往之所会之处矣。女人即弃其事业,假有绩者,於是以麻总而行,至於会 所,要见男子。男子乃陈往日相好之事,语女人云:我往者语汝云:我视汝颜色之美如荍之华然。见我说汝,则遗我以一握之椒。弃其事业,作如此淫荒,故疾之 也。〇郑唯以鬷为总,言於是男女总集合行,为此淫乱。馀同。〇传:“逝往”至“迈行”。〇正义曰:“逝,往”,《释诂》文。“迈,行”,《释言》文。鬷谓 麻缕,每数一升而用绳纪之,故鬷为数。王肃云:“鬷数,绩麻之缕也。”〇笺:“越於”至“合行”。〇正义曰:“越,於”,《释诂》文。《商颂》称“鬷假无 言”,为总集之意,则此亦当然,故以鬷为总,谓男女总集而合行也。上章“于差”,谓男言择女;此言“于逝”,谓女往从男,故云曰往矣,谓之所会之处,谓女 适与男期会之处也。〇传:“荍,芘芣。椒,芬香”。〇正义曰:“荍,芘芣”,《释草》文。舍人曰:“荍,一名蚍衃。”郭璞曰:“今荆葵也,似葵,紫色。” 谢氏云:“小草,多华少叶,叶又翘起。”陆机《疏》云:“芘芣,一名荆葵,似芜菁,华紫,绿色可食,微苦。”是也。椒之实芬香,故以相遗也。定本云“椒, 芳物”。〇笺:“男女”至“所由”。〇正义曰:言相说者,男说女而言其色美,女说男而遗之以椒,交相说爱,故言相也。知此二句皆是男辞者,言我视尔颜色之 美,如芘芣之华。若是女辞,不得言男子色美如华也。思其往日相爱,今复会为淫乱,诗人言此者,本其淫乱,化之所由耳。
 
  《东门之枌》三章,章四句。

 
  《衡门》,诱僖公也。愿而无立志,故作是诗以诱掖其君也。〔笺:诱,进也。掖,扶持也。〇衡门,如字。衡,横也。沈云:“此古文横字。”诱音酉。愿音原,谨也。掖音亦。〕
 
  【疏】“《衡门》三章,章四句”至“其君”。〇正义曰:作《衡门》诗者,诱僖公也。以僖公懿愿而无自立之志,故国人作是《衡门》之诗以诱导扶持其君, 诱使自强行道,令兴国致理也。经三章,皆诱之辞。〇笺:“诱,进也。掖,扶持”。〇正义曰:“诱,进”,《释诂》文。《说文》云:“掖,持臂也。”僖二十 五年《左传》云:“二礼从国子巡城,掖以赴外,杀之。”谓持其臂而投之城外也。此言“诱掖”者,诱谓在前导之,掖谓在傍扶之,故以掖为扶持也。定本作“扶 持”。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传:衡门,横木为门,言浅陋也。栖迟,游息也。笺云:贤者不以衡门之浅陋则不游息於其下,以喻人君不可以国小则不兴治致政化。〕
 
  泌之洋洋,可以乐饥。〔传:泌,泉水也。洋洋,广大也。乐饥,可以乐道忘饥。笺云:饥者,不足於 食也。泌水之流洋洋然,饥者见之,可饮以<疒樂>饥。以喻人君悫愿,任用贤臣则政教成,亦犹是也。〇泌,悲位反。洋音羊。乐,本又作 “<疒樂>”,毛音洛,郑力召反,沈云:“旧皆作乐字,晚《诗》本有作疒下乐,以形声言之,殊非其义。疗字当从疒下作尞。”案《字汇》 云:“<疒樂>,同療。”《说文》云:“<疒樂>,治也。”療〔疗〕或<疒樂>字也。则毛止作乐,郑本作<疒 樂>。下注放此。悫,苦角反。〕
 
  【疏】“衡门”至“乐饥”。〇毛以为,虽浅陋衡门之下,犹可以栖迟游息,以兴虽地狭小国之中,犹可以兴治致政。然贤者不以衡门之浅陋则不游息於其下, 以喻人君不可以国小则不兴治致政,君何以不兴治致政乎?观泌水之流,洋洋广大,君可以乐道忘饥。何则?泌者泉水,涓流不已,乃至广大,况人君宁不进德?积 小成大,乐道忘饥乎?此是诱掖之辞。〇郑以下二句言泌水之流广大洋洋然,饥者可饮之以<疒樂>饥,以兴有大德贤者,人君可任之,以成德教。诱 君以任贤臣。馀同。〇传:“衡门”至“游息”。〇正义曰:《考工记·玉人》注云:“衡,古文横,假借字也。”然则衡、横义同,故知“衡门,横木为门”。门 之深者,有阿塾堂宇,此唯横木为之,言其浅也。《释诂》云:“栖迟,息也。”舍人曰:“栖迟,行步之息也。”〇传:“泌泉”至“忘饥”。〇正义曰:《邶 国》有“毖彼泉水”,知泌为泉水。王肃云:“洋洋泌水,可以乐道忘饥。巍巍南面,可以乐治忘乱。”孙毓难肃云:“既巍巍矣,又安得乱?此言临水叹逝,可以 乐道忘饥,是感激立志,慷慨之喻,犹孔子曰:‘发愤忘食,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案此传云“泌者,泉水”,又云“洋洋,广大”,则不可以逝川喻年老,故今 为别解。案今定本作“乐饥”,观此传亦作“乐”,则毛读与郑异。〇笺:“饥者”至“犹是”。〇正义曰:笺以经言“泌之洋洋,可以<疒樂> 饥”,则是以水治饥,不宜视水为义。且下章劝君用贤,故易传以为喻“任用贤臣则政教成”也。饮水可以<疒樂>渴耳,而云<疒樂> 饥者,饥久则为渴,得水则亦小<疒樂>,故言饥以为韵。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笺云:此言何必河之鲂然后可食,取其口美而已。何必大国之女然后可妻,亦取贞顺而已。以喻君任臣何必圣人,亦取忠孝而已。齐,姜姓。〇鲂音房。取音娶,下文同。〕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笺云:宋,子姓。〕
 
  【疏】笺“齐,姜姓。宋,子姓”。〇正义曰:齐者,伯夷之后,伯夷主四岳之职,《周语》“祚四岳,赐姓曰姜”。宋者,殷之苗裔,契之后也。《殷本纪》云:“舜封契於商,赐姓曰子。”是“齐,姜姓。宋,子姓也”。
 
  《衡门》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池》,刺时也。疾其君之淫昏,而思贤女以配君子也。〔〇孔安国云:“停水曰池。”〕
 
  【疏】“《东门之池》三章,章四句”至“君子”。〇正义曰:此实刺君,而云刺时者,由君所化,使时世皆淫,故言刺时以广之。欲以配君,而谓之君子者, 妻谓夫为君子,上下通称,据贤女为文,故称“以配君子”。经三章,皆思得贤女之事。疾其君之淫昏,序其思贤女之意耳,於经无所当也。
 
  东门之池,可以沤麻。〔传:兴也。池,城池也。沤,柔也。笺云:於池中柔麻,使可缉绩作衣服。兴者,喻贤女能柔顺君子,成其德教。〇沤,乌豆反。缉,七立反,西州人谓绩为缉。〕
 
  彼美淑姬,可与晤歌。〔传:晤,遇也。笺云:晤犹对也,言淑姬贤女,君子宜与对歌相切化也。〇叔音淑,本亦作“淑”,善也。晤,五故反。〕
 
  【疏】“东门”至“晤歌”。〇正义曰:东门之外有池水,此水可以沤柔麻草,使可缉绩以作衣服,以兴贞贤之善女,此女可以柔顺君子,使可脩政以成德教。 既已思得贤女,又述彼之贤女。言彼美善之贤姬,实可与君对偶而歌也。以君淫昏,故思得贤女配之,与之对偶而歌,冀其切化,使君为善。〇传:“池,城池。 沤,柔”。〇正义曰:以池系门言之,则此池近在门外。诸诗言东门皆是城门,故以池为城池。《考工记·<巾荒>氏》“以涚水沤其丝”,注云: “沤,渐也。楚人曰沤,齐人曰涹。”乌禾反。然则沤是渐渍之名,此云“沤,柔”者,谓渐渍使之柔韧也。〇传:“晤,遇”。〇正义曰:《释言》云:“遇,偶 也。”然则传以晤为遇,亦为对偶之义,故王肃云:“可以与相遇歌,乐室家之事。”意亦与郑同。〇笺:“晤犹”至“切化”。〇正义曰:所以欲使对歌者,以歌 诗陈善恶之事,以感戒人君。君子得此贤女,宜与之对歌,相感切,相风化,以为善,故思之。美女而谓之姬者,以黄帝姓姬,炎帝姓姜,二姓之后,子孙昌盛,其 家之女,美者尤多,遂以姬、姜为妇人之美称。成九年《左传》引逸诗云:“虽有姬姜,无弃憔悴。”是以姬、姜为妇人美称也。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〇纻、紵,直吕反,字又作“苎”“薴”。〕
 
  【疏】“沤纻”。〇正义曰:陆机《疏》云:“纻亦麻也,科生,数十茎,宿根在地中,至春自生,不岁种也。荆、杨之间,一岁三收。今官园种之,岁再刈,刈便生。剥之以铁若竹,挟之表,厚皮自脱,但得其里韧如筋者,谓之徽纻。今南越纻布皆用此麻。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传:言,道也。〇菅,古颜反。茅已沤为菅。〕
 
  【疏】“沤菅”。〇正义曰:《释草》云:“白华,野菅。”郭璞曰:“茅属白华。”笺云:“人刈白华於野,已沤之,名之为菅。”然则菅者已沤之名,未沤则但名为茅也。陆机《疏》云:“菅似茅,而滑泽无毛,根下五寸中有白粉者柔韧,宜为索,沤乃尤善矣。”
 
  《东门之池》三章,章四句。

 
  《东门之杨》,刺时也。昏姻失时,男女多违。亲迎,女犹有不至者也。〔〇迎,鱼敬反,下注同。〕
 
  【疏】“《东门之杨》二章,章四句”至“至者”。〇正义曰:毛以昏姻失时者,失秋冬之时。郑以为失仲春之时。言“亲迎,女犹不至”,明不亲迎者相违众 矣,故举不至者,以刺当时之淫乱也。言相违者,正谓女违男,使昏姻之礼不成。是男女之意相违耳,非谓男亦违女也。经二章,皆上二句言昏姻失时,下二句言亲 迎而女不至也。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传:兴也

TAG标签: 之一 国风

猜你喜欢
  • 笋迸苔钱嫩绿,花偎雪坞侬香:欧阳炯《春光好》赏析

    春光好 欧阳炯 天初暖, 日初长, 好春光。 万汇此时皆得意, 竞芬芳。 笋迸苔钱嫩绿, 花偎雪坞侬香。 谁把金丝裁剪却, 挂斜阳?

  • 爱组词|爱的组词

    【爱心】是指同情怜悯之心态 【爱怜】爱:怜悯、怜恤、同情 【爱慕】1.喜欢羡慕。2.喜爱倾慕。 【爱戴】敬爱并且拥护 【宠爱】一般是指上级对下级的喜爱,骄纵溺爱 【恋爱】

  • 教师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本报北京11月29日讯(记者 林焕新)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特别是关于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完善教师法律制度,教育部在深入调研基础上,研究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

  • 抗战前后(打一字) 谜语答案:找

    谜语题目:抗战前后(打一字) 谜语解析:“抗”“战”二字的前后分别为“扌””戈“,合起来就是”找“字。该字基本字义为寻求、想要得到,退回、补

  • 巨蟹座2021年的桃花贵人,如何提升个人魅力

    如果想让感情世界变得更加美满,除了靠自己的努力之外,也要主动向那些更优秀的人学习,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同时多学一些对自己有帮助作用的东西,这样感情才会发展的更加美好。今天我们来了解一下巨蟹座在2

  • 狮子座狠起来有多可怕

    狮子座在大多时候都是比较随和的,虽然性格中有强势的一面,但是心地善良,舍得为人付出。给人的感觉平易近人,非常好相处,但是狮子座发起狠的时候,也是非常可怕的。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狮子座狠起来有多可怕。

  • 文组词|文的组词

    【文献】是国家图书馆主办、文化部主管的国家一级学术性刊物 【文字】是人类用来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 【文理】文采和道理 【文昭】1.文德昭著。2.谓宗庙位次 【文翰】文章;文辞

  • 周文质简介|生平

    周文质简介|生平

  • 欧阳修词《蝶恋花》: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蝶恋花欧阳修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了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 秦观《春词绝句五首》全诗赏析

    颠毛渐脱风情少,匣剑空存夹气销。人远地偏无酒肉,春深花鸟谩相撩。

相关栏目:

古诗词大全 | 唐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元曲大全 | 国文文化 | 李白的诗 | 杜甫的诗 | 毛泽东诗词 | 标签聚合

Copyright © 2012-2021 入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