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入途国学网,www.rooto.cn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古诗词 > 先秦诗歌 > 先秦诗七卷

先秦诗七卷(卷二)

作者:laoshi来源:入途文学网发表于:2021-08-18 13:24:32阅读:66
  【歌下】

  注语:附《孔丛子》等书传闻依托之作。

  狐裘歌

  注语:《诗纪》云:一作狐裘诗。《左传》曰:晋侯使士蒍为二公子筑蒲与屈。不慎,置薪焉。夷吾诉之。公使让之。士蒍封曰:臣闻之。无丧而戚。忧必仇焉;无戎而城,仇必保焉。寇仇之保,又何慎焉。《诗》云:怀德惟宁,宗子惟城。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将寻师焉。焉用慎,退而赋曰:

  狐裘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

  暇豫歌

  注语:《国语》曰:骊姬告优施曰:“君既许我杀太子而立奚齐矣。吾难里克。”使优施饮里克酒。中饮,优施起舞,谓里克妻曰:“主盍啖我?我教兹暇豫事君。”乃歌曰云云。里克笑曰:“何谓苑?何谓枯?”优施曰: “其母为夫人,其子为君,可不谓苑乎? 其母既死,其子又有谤,可不谓枯乎?枯且有伤。” 优施出,里克不餐而寝。 夜半,召优施曰:曩而言戏乎?抑有所闻之乎?曰:“然。君既许杀太子而立奚齐。”里克曰:“中立其免乎?”优施曰:“免。”

  暇豫之俉俉,不如鸟乌。人皆集于菀,己独集于枯。

  龙蛇歌

  注语:《吕氏春秋》曰:晋文公反国,介子推不肯受赏,自为赋诗曰云云。悬书公门而伏于山下。文公闻之曰:譆,此必介子推也。〇逯案:龙蛇歌分见《吕氏春秋》《史记》《说苑》《新序》《淮南子》注及琴操等。辞各有异。《诗纪》均入古逸。今分别编此及汉诗中。

  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承辅。

  龙返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露雨。

  一蛇羞之,槁死于中野。

  龙蛇歌

  注语:附龙蛇歌。《史记》曰:晋国复而文公以得归,赏从亡者,未至介子推,推亦不言禄。从者怜之,乃悬书宫门曰云云。文公出,见其书曰:此介子推也。使人召之,则亡,入绵上山中。于是文公环绵上山而封之,以为介推田,号曰介山。

  龙欲上天,五蛇为辅。龙已升云,四蛇各入其宇。

  一蛇独怨,终不见处所。

  龙蛇歌

  注语:附龙蛇歌。《说苑》曰:文公即位,赏不及推。推且出怨言,不食其食。推从者怜之,乃悬书宫门曰云云。文公出,见书,曰:嗟!此介子推也。使人召之,则亡,入绵上山中。于是文公表绵上山中而封之,以为介推田,号曰介山。

  有龙矫矫,顷失其所。五蛇从之,周遍天下。

  龙饥无食,一蛇割股。龙返其渊,安其壤土。

  四蛇入穴,皆有处所。一蛇无穴,号于中野。

  龙蛇歌

  注语:附龙蛇歌。《说苑》曰:晋文公出亡,舟之侨去虞而从焉。文公反国,擢可爵者而爵之,擢可禄者而禄之,侨独不与焉。文公酌诸大夫酒。酒酣,文公曰:二三子盍为寡人赋乎?侨曰:君子为赋,小人请陈其辞。辞曰云云。遂历阶而去。 〇《诗纪》作舟之侨歌。

  有龙矫矫,顷失其所。一蛇从之,周流天下。

  龙反其渊,安宁其处。一蛇耆乾,独不得其所。

  【注】《说苑》复恩篇。《诗纪前集》二作舟之侨歌。〇逯案:自上诸龙蛇歌观之,西汉人之著录先秦诗章,率皆有据,匪出臆造,特传闻异辞耳。

  河激歌

  注语:《列女传》曰:女娟者,赵河津吏之女也。简子南击楚,津吏醉卧不能渡。简子怒,欲杀之。娟惧,持楫走前曰:愿以微躯易父之死。简子遂释不诛。将渡,用楫者少一人。娟攘拳操楫而请简子,遂与渡。中流为简子发河激之歌。简子归,纳为夫人。

  升彼河兮而观清,水扬波兮冒冥冥。

  祷求福兮醉不醒,诛将加兮妾心惊。

  罚既释兮渎乃清,妾持楫兮操其维。

  蛟龙助兮主将归,呼来櫂兮行勿疑。

  鼓琴歌

  注语:一作鼓瑟歌。《史记》曰:赵武灵王梦见处女鼓琴而歌诗曰云云。异日王饮酒乐,数言所梦,想见其状。吴广闻之,因夫人而内其女姓嬴孟姚也。孟姚甚有宠于王,是为惠后。

  美人荧荧兮,颜若苕之荣。

  命乎命乎,逢天时而生,曾无我嬴。

  段干木歌

  注语:《吕氏春秋》曰:魏文侯过段干木之闾而轼之。其仆曰:“君胡为轼?”曰:“此非段干木之闾欤?段干木盖贤者也,吾安敢不轼。”其仆曰:“然则君何不相之?”于是君请相之。段干木不肯受,则君乃致禄百万而时往。馆之,国人相与诵之曰:

  吾君好正,段干木之敬。吾君好忠,段干木之隆。

  邺民歌

  注语:《诗纪》云:一作魏河内歌,一作漳水歌。《史记》曰:魏襄王以史起为邺令,引漳水溉邺,以富魏之河内。而民作歌云。

  邺有贤令兮为史公,决漳水兮灌邺旁。

  终古舄卤兮生稻粱。

  楚人诵子文歌

  注语:《说苑》曰:楚令尹子文之族,有干法者,廷理闻其令尹之族也,释之。 子文召廷理而责之。 遂致其族人于廷理曰:不是刑也,吾将死。廷理惧,遂刑其族人。国人闻之,曰:若令尹之公也,吾党何忧乎。

  乃相与作歌曰:

  子文之族,犯 国法程。

  廷理释之,子文不听。

  恤顾怨萌,方正公平。

  楚人为诸御己歌

  注语:《说苑》曰:楚庄王筑层台,延石千里,延壤百里,大臣谏者七十二皆死矣。有诸御已者,违楚百里而耕。谓其耦曰:吾将入谏王。委其耕而入见庄王,遂解层台而罢民。楚人歌之曰:

  薪乎菜乎,无诸御己讫无子乎?

  菜乎薪乎,无诸御己讫无人乎?

  优孟歌

  注语:《史记》曰:楚相孙叔敖病且死,属其子曰:若贫困,往见优孟。居数年,其子贫困负薪,逢优孟。曰:我孙叔敖子也。父死时,属我贫困往见优孟。孟即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馀,像孙叔敖。楚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孙叔敖复生也,欲以为相。优孟曰:楚相不足为也!孙叔敖为楚相,尽忠为廉,王得以伯。今死,其子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因歌曰云云。庄王乃召孙叔敖子,封之寝丘。

  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

  起而为吏,身贪鄙者馀财。

  不顾耻辱,身心家室富。

  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罪,身死而家灭。

  贪吏安可为也!

  念为廉吏,奉法守职。

  竟死不敢为非,廉吏安可为也!

  【注】《诗纪》云:风雅逸篇曰:按此地音韵章句,而史以为歌者,不可晓,岂当时隐括转换借歌声以成之欤?史不能述其音,但记其义也。又曰:刘子玄讥此事之妄幻,然此传以滑稽名,乃优孟自为寓言尔。

  慷慨歌

  注语:《诗纪》云:一作楚商歌。孙叔敖碑曰:楚相孙君讳饶,字叔敖。临卒,将无棺椁,令其子曰:优孟曾许千金贷吾。孟,楚之乐长,与相君相善;虽言千金,实不负也。卒后数年,庄王置酒以为乐。优孟乃言孙君相楚之功,即慷慨商歌曲曰云云。涕泣数行,王心感动。即求其子而加封焉。

  贪吏而可为而不可为,廉吏而可为而不可为。

  贪吏而不可为者,当时有污名;

  而可为者,子孙以家成。

  廉吏而可为者,当时有清名;

  而不可为者,子孙困穷被褐而负薪。

  贪吏常苦富,廉吏常苦贫。

  独不见楚相孙叔敖,廉洁不受钱。

  【注】逯案:《隶释》所载孙叔敖碑,立于后汉延熹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楚狂接舆歌

  注语:《诗纪前集》作“接舆歌”。《论语》曰: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楚狂接舆歌

  注语:《庄子》曰: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也?

  来世不可待,往事不可追也。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

  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方今之时,仅免刑焉。

  福轻乎羽,莫之知载。

  祸重乎地,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临人以德。

  殆乎殆乎,画地而趋。

  迷阳迷阳,无伤吾行。

  吾行却曲,无伤吾足。

  【注】《诗纪》云:困学纪闻曰:“胡明仲云,荆楚有草。丛生荆条,野人呼为迷阳。其肤多刺,故曰无伤吾行,无伤吾足。”

  孺子歌

  注语:《诗纪》云:文章正宗作“沧浪歌”,《楚辞》载此作《渔父歌》。《孟子》曰:有孺子歌曰云云。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注】《楚辞》《乐府诗集》俱作渔父歌。〇逯案:《诗纪》于此篇后又有一篇,题云:《文子》载沧浪歌,辞云:“混混之水浊,可以濯我足乎?泠泠之水清,可以濯我缨乎?”查《文子》上卷载此,并不谓歌。

  盖转引以论其道耳。今不再编入。

  被衣为啮缺歌

  注语:《诗纪前集二》作被衣歌。《庄子》曰:啮缺问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视,天和将至,摄汝知。一汝度,神将来舍,神精将为汝美,道将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犊,而无求其故。”其言未卒,啮缺睡寐,被衣大说,行歌而去之。

  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

  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注】“媒媒晦晦”:《淮南子》作“墨墨恢恢”。

  子桑琴歌

  注语:《庄子》曰:子舆与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琴曰云云。子舆入曰:“子之歌声,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不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地岂私贫我哉?然而至此极者,命也!”

  父邪母邪,天乎人乎。

  【注】见《庄子》大宗师篇。《诗纪前集四》。

  相和歌

  注语: 《庄子》曰: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相与友。 子桑户死未葬,孔子使子贡往侍事焉。或编曲,或鼓琴,相和而歌曰:

  嗟来桑户乎,嗟来桑户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犹为人猗。

  杨朱歌

  注语: 《列子》曰:杨朱之友曰季梁,疾大渐,其子环而泣之。请医。季梁谓杨朱曰:“汝奚不为我歌以晓之?”杨朱歌曰云云。俄而季梁之疾自瘳。

  天其弗识,人胡能觉?匪佑自天,弗孽由人。

  我乎汝乎,其弗知乎?医乎巫乎,其知之乎?

  申叔仪乞粮歌

  注语:《左传》曰:哀公十三年,公会单平公、晋定公、吴夫差于黄池。吴申叔仪乞粮于公孙有山氏曰云云。有山氏对曰:“粱则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

  佩玉蕊兮,余无所系之。

  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

  【注】见《左传》哀公十三年传。《诗纪前集二》作“庚癸歌”。

  徐人歌

  注语:《新序》曰: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心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已许之。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徐人为之歌曰: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带丘墓。

  越人歌

  注语:《说苑》曰:襄成君始封之日,楚大夫庄辛过而说之曰:君独不闻,夫鄂君子皙之泛舟于新波之中也。越人拥楫而歌,歌辞曰:“滥兮挷堇挠瑁坎冈笥瑁坎葜菡俊V菅珊跚伛泷悖嫌韬跽彦で赜馍伤婧雍?rdquo;鄂君子皙曰:“吾不知越歌,子试为我楚说之。”于是乃召越译。乃楚说之曰云云。于是鄂君子皙乃揄修袂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鄂君子皙,亲楚王母弟也;官为令尹,爵为执圭。一榜枻越人,犹得交欢尽意焉。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荆轲歌

  注语:《诗纪》作“渡易水歌”。一曰“荆轲歌”。《史记》曰:燕太子丹,使荆轲刺秦王。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云云,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就车而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注】见《战国策·燕策三》。见《史记》刺客列传·燕丹子。

  讽赋歌

  注语:讽赋曰:主人之女,翳承日之华,披翠云之裘。来排臣户曰:无乃饥乎?为臣炊凋胡之饭,烹露葵之羹。来劝臣食。以其翡翠之钗,挂臣冠缨。臣不忍仰视,为臣歌曰云云。臣复援琴而鼓之,为“秋竹积雪”之曲。主人之女,又为臣歌曰云云。

  岁将暮兮日已寒,中心乱兮勿多言。

  内怵惕兮徂玉床,横自陈兮君之傍。

  【注】见《古文苑》宋玉讽赋。

  附·楚聘歌

  注语:《诗纪》云:一作“大道歌”。《孔丛子》曰:楚王使使奉金幣聘夫子。 宰予、冉有曰:“夫子之道,至是行矣。”遂请见。 问曰:“太公勤身苦志,八十而遇文王。孰与许由之贤?”子曰:“许由独善其身者也,太公兼利天下者也。然今世无文王,虽有太公,孰能识之?”。

  乃歌曰:

  大道隐兮礼为基,贤人窜兮将待时。

  天下如一兮欲何之?

  丘陵歌

  注语:《诗纪》云:陆贾新语作“丘公陵歌”。《诗纪》此注本之风雅逸篇。案:陆贾新语慎微篇言孔子作公陵之歌,然无歌辞。《孔丛子》曰:哀公使以璧如卫迎夫子,而不能赏用也。故夫子作丘陵之歌曰:

  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在迩,求之若远。

  遂迷不复,自婴屯蹇。喟然回虑,题彼泰山。

  郁确其高,梁甫回连。枳棘充路,陟之无缘。

  将伐无柯,患兹蔓延。惟以永叹,涕霣潺湲。

  获麟歌

  注语:《孔丛子》曰:叔孙氏之车士子鉏商,樵于野而获麟焉。众莫之识,以为不祥,弃之五父之衢。冉有告曰:麇身而肉角,岂天之妖乎?夫子往观焉,泣曰:麟也,麟出而死,吾道穷矣。乃歌云:

  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

  麟兮,麟兮,我心忧!

  【注】古微书《论语》摘衰圣。

  琴歌

  注语:风俗通曰:百里奚为秦相,堂上乐作。所赁浣妇自言知音,因援琴抚弦而歌曰云云。问之,乃其故妻。还为夫妇也。〇《诗纪》从《乐府诗集》于题下注云三首,然后引风俗通叙其本事。 〇逯案:此三首歌辞,大同小异。一见典略,一见《颜氏家训》,并不全出风俗通。《乐府诗集》、严氏《全后汉文》以为皆出风俗通者,非是。今以《风俗通》所载为正文。而以他二首附之。

  琴歌一

  百里奚,初娶我时五羊皮。

  临当相别时烹乳鸡。

  今适富贵,忘我为?

  琴歌二

  百里奚,百里奚,

  母已死,葬南豀;

  坟以瓦,覆以柴。

  舂黄藜,搤伏鸡。

  西入秦,五羖皮。

  今日富贵,捐我为?

  琴歌三

  百里奚,五羊皮。

  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

  今日富贵,忘我为?

  【注】《颜氏家训》书证篇作古“乐府歌·百里奚词”。

  扊扅 yǎnyí:门闩。 为:反问助词。

  渔父歌

  注语:《诗纪》云:一作“渡伍员歌”。《吴越春秋》曰:伍子胥逃楚,与楚太子建奔郑。晋顷公欲因太子谋郑。郑知之,杀太子建。伍员奔吴,追者在后。至江,江中有渔父。子胥呼之,渔父欲渡。因歌曰云云。子胥止芦之漪,渔父又歌曰云云。既渡,渔父视之有饥色,曰:“为子取饷。” 渔父去,子胥疑之,乃潜深苇之中。 父来,持麦饭、鲍鱼羹、盎浆。 求之不见,因歌而呼之曰云云。 子胥出,饮食毕,解百金之剑以赠渔父,不受。 问其姓名,不答。 子胥诫渔父曰:“掩子之盎浆,无令其露。”渔父诺。胥行数步,渔者覆船自沉于江。

  日月昭昭乎寝已驰,与子期乎芦之漪。

  日已夕兮予心忧悲,月已驰兮何不渡为?事浸急兮将奈何?

  芦中人,芦中人,岂非穷士乎?

  河上歌

  注语: 《吴越春秋》曰:楚白喜奔吴。 吴王阖闾以为大夫,与谋国事。吴大夫被离问子胥曰:“何见而信喜?”子胥曰:“吾之怨与喜同。子不闻河上歌乎?”

  同病相怜,同忧相捄。

  惊翔之鸟相随而集,濑下之水因复俱流。

  【注】《诗纪》此下有“胡马望北风而立,越燕向日而熙。谁不爱其所近,悲其所思者乎”数句。案:此已非歌诗本文,不应阑入,今删。

  申包胥歌

  注语:《吴越春秋》曰:子胥以吴兵伐楚,入郢,昭王出奔。申包胥乃之秦求救,倚哭于秦庭七日七夜,口不绝声。哭已,歌曰云云。桓公大惊曰:“楚有贤臣若此!吴犹欲灭之,寡人无臣若斯者,其亡无日矣。”为赋无衣之诗,出师而送之。

  吴为无道,封豕长蛇。

  以食上国,欲有天下。

  政从楚起,寡君出自草泽,使来告急!

  穷劫曲

  注语: 《吴越春秋》曰: 楚乐师扈子,非荆王信谗佞杀伍奢、白州犁,而寇不绝于境。至乃掘平王墓,戮尸奸喜,以辱楚君臣,又伤昭王困迫,几为天下大鄙。乃援琴为楚作穷劫之曲。其词曰:

  王耶王耶何乖劣,不顾宗庙听谗孽。

  任用无忌多所杀,诛夷白氏族几灭。

  二子东奔适吴越,吴王哀痛助忉怛。

  重涕举兵将西伐,伍胥白喜孙武决。

  三战破郢王奔发,留兵纵骑虏京阙。

  楚荆骸骨遭掘发,鞭辱腐尸耻难雪。

  几危宗庙社稷灭,庄王何罪国几绝。

  卿士凄怆长恻悷,吴军虽去怖不歇。

  原王更隐抚忠节,勿为谗口能谤亵。

  【注】逯案:《渚宫旧事〔二〕》曰:昭王反郢,乐师扈子侍坐,引琴而歌曰:“王兮王兮听谗邪,枉杀左右冤伍奢。二子怀恨东奔吴,创仇构祸破国都。鞭尸戮骸邱墓屠,赖申包胥人获苏。王虽反国忧未徂。”与此互有异同。

  乌鹊歌

  注语:《吴越春秋》曰:越王句践与大夫种、范蠡入臣于吴,群臣皆送至浙江之上。越王夫人乃据船哭,顾乌鹊啄江渚之虾,飞去复来,因哭而歌之曰云云,又哀吟曰云云。

  仰飞鸟兮乌鸢,凌玄虚兮号翩翩。

  集洲渚兮优恣,啄虾矫翮兮云间,

  任厥性兮往还。

  妾无罪兮负地,有何辜兮谴天?

  颿颿独兮西往,孰知返兮何年,

  心惙惙兮若割,泪泫泫兮双悬。

  彼飞鸟兮鸢乌,已回翔兮翕苏。

  心在专兮素虾,何居食兮江湖。

  徊复翔兮游飏,去复返兮于乎。

  始事君兮去家,终我命兮君都。

  终来遇兮何辜,离我国兮去吴,

  妻衣褐兮为婢,夫去冕兮为奴。

  岁遥遥兮难极,冤悲痛兮心恻。

  肠千结兮服膺,于乎哀兮忘食。

  愿我身兮如鸟,身翱翔兮矫翼。

  去我国兮心摇,情愤惋兮谁识。

  【注】《诗纪》引《风雅逸篇》注曰:《吴越春秋》作于后汉人,所载事多不实。此歌依讬无疑。

  “颿颿”:昆阳子按:“颿”为帆之繁体字之一。

  “去复返兮于乎”:于乎,《书钞》作呜呼下同。

  采葛妇歌

  注语:《吴越春秋》曰:越王句践归越,念复吴仇,苦身劳心,夜以接日;悬胆于户,出入尝之。乃使国中男女入山采葛,以作黄丝之布。吴王得葛布之献,乃增越之封,赐羽毛之饰机杖诸侯之服。越国大悦。采葛之妇伤越王用心之苦,乃作苦何之《诗》曰:

  葛不连蔓棻台台,我君心苦命更之,

  尝胆不苦甘如饴。

  令我采葛以作丝,女工织兮不敢迟。

  弱于罗兮轻霏霏,号絺素兮将献之。

  越王悦兮忘罪除,吴王欢兮飞尺书。

  增封益地赐羽奇,机杖茵蓐诸侯仪。

  群臣拜舞天颜舒,我王何忧能不移?

  饥不遑食四体疲。

  【注】《吴越春秋〔八〕》作“苦之诗”。又《事类赋〔十一〕》作“若何之歌”。《文选》〔二十〕曹植应召诗注:引吴越记采葛妇人诗。

  又案:通观诗文,盖古人歌舞戏之词也。

  离别相去辞

  注语:《吴越春秋》曰:越王伐吴,国人各送其子弟于郊境之上,作离别相去之辞曰:

  跞躁摧长恧兮,擢戟驭殳。

  所离不降兮,以泄我王气苏。

  三军一飞降兮,所向皆殂。

  一士判死兮,而当百夫。

  道佑有德兮,吴卒自屠。

  雪我王宿耻兮,威振八都。

  军伍难更兮,势如貔貙,

  行行各努力兮,于乎于乎!

  【注】于,繁体作“於”,音 wu 。于乎,与“呜呼”同。

  河梁歌

  注语:《吴越春秋》曰:句践已灭吴,乃以兵北渡江淮,与齐、晋诸侯会于徐州,致贡于周。 号令齐、楚、秦、晋皆辅周室,血盟而去。 秦桓公不如越王之命,句践乃选吴越将士西渡河以攻秦。军士苦之,会秦怖惧,逆自引咎。越乃还车,军人悦乐。遂作河梁之《诗》曰:

  渡河梁兮渡河梁,举兵所伐攻秦王。

  孟冬十月多雪霜,隆寒道路诚难当。

  阵兵未济秦师降,诸侯怖惧皆恐惶。

  声传海内威远邦,称霸穆桓齐楚庄。

  天下安宁寿考长,悲去归兮河无梁。

  【注】逯案:《吴越春秋》原注云:案:《史记》年表,句践二十五年,是为秦厉共公六年。此书为秦桓公不如越王之命,非也。由句践二十五年上距秦桓公之卒,盖一百有六年矣。桓公当作历共公云云。《诗纪》即据此直改秦厉公。〇逯案:《吴越春秋》,后汉时短书小说,本不注意年限,勿庸为之改正。今仍照原文作秦桓公。

  丰歌

  注语:《尚书中候》曰:周文王作丰,一朝扶老至者八十万户,草居陋然。歌曰:

  凤皇下丰。

  秦始皇时民歌

  注语:杨泉《物理论》曰:秦筑长城,死者相属。民歌曰:

  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

  不见长城下,白骨相撑拄。

  【注】“白骨”又作“尸骸”。“撑拄”又作“支柱”“枨拄”。

  甘泉歌

  注语:三秦记曰:始皇作骊山陵,周回跨阴盘县界。水背陵障,使东西流,运大石于渭北渚。民怨之,作甘泉之歌曰:

  运石甘泉口,渭水不敢流。

  千人唱,万人讴,金陵馀石大如塸。

  琴女歌

  注语:燕丹子曰:荆轲刺秦王,右手执匕首,左手把其袖。秦王曰:乞听琴声而死。琴女奏曲云云。王从其计。轲不解,故及于难。

  罗縠单衣,可裂而绝。

  三尺屏风,可超而越。

  鹿卢之剑,可负而拔。

  【注】《御览》七百一,引三秦记:引“三尺罗衣何不掣,四面屏风何不越”二句,与本辞异。

TAG标签: 先秦 七卷

猜你喜欢
  • 九部门:推动落实高职毕业生在落户、就业等方面与本科生同等待遇

    人民网北京9月29日电(孙竞)日前,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农业农村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税务总局、国务院扶贫办等九个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

  • 注定嫁靠谱好男人的生肖女,这几个属相女都能嫁贵夫

    家庭对于绝大多数女士而言意味着全部,因此结婚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女士在找对象的时候一定要谨慎一些,擦亮眼睛。能否嫁到一个靠谱的好男人,也意味着女人下半辈子的婚姻生活是否幸福,那么注定会嫁给靠谱好男人

  • 问津书院打造国学教育基地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湖北日报讯 (记者张辉、通讯员李万进)已有2000多年历史、以“孔子使子路问津”典故命名的问津书院,正在进行相关项目建设。昨日,省政协主席杨松专程赴武汉市新洲区进行视察。 杨松视

  • 水瓶座这辈子是什么命

    这世界上最温柔的是水,而最刚强不过的也是水,因此,有着水的性格的水瓶座,就像是人间宝藏一样。在遇到难事的面前,水瓶座可以独当一面;而该示弱的时候,又有温柔如水的一面。这样的水瓶座,无论男女,大概都是好

  • 杜甫《丽人行》赏析: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丽人行》·杜甫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

  • “能源谷”:打造国际能源创新高地

      自市委、市政府明确在未来科学城东区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能源谷”以来,通过两年多时间的集中建设发展,“能源谷”核心区10平方公里集中入驻了60余家高端研发机构,集聚了10000余名能源领域科研人才

  •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全诗赏析

    出自南朝诗人王籍的《入若耶溪》 入若耶溪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作者】

  • 《一剪梅》李清照词赏析: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一剪梅·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注释

  • 杜康简介-酒圣,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酿酒始祖”

    人物生平 黄帝大臣 传说在黄帝的时候,有一个叫杜康的人, 专门负责管理粮食。当时,随着农耕的发展,粮食每年都获得大丰收。可是,粮食多了吃不完,只能储藏在山洞里,山洞阴

  • 生肖鸡一生最大的贵人是爱人,婚姻运势如何

    贵人在我们的人生当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贵人的出现会让我们的事业和生活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过每个人的贵人是不同的,有些人的贵人是同事,也有一些人的贵人是父母家人,还有一些人的贵人可能是朝夕相处的伴侣

相关栏目:
  • 诗经全集
  • 楚辞全集
  • 楚辞章句
  • 宋玉辞赋集
  • 先秦诗七卷
  • 毛诗正义
  • 古诗词大全 | 唐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元曲大全 | 国文文化 | 李白的诗 | 杜甫的诗 | 毛泽东诗词 | 标签聚合

    Copyright © 2012-2021 入途文学网 版权所有